• 幻灯3
  • 幻灯2
  • 幻灯1
快速充电器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快速充电器 >

培养了坚韧的品格

2019-08-03 05:00
分享到:

  跨越江苏、山东、河北等省,共计1200公里,历时36天,最终到达目的地——北京

  这些平均年纪16岁的少年少女顶着炎炎烈日,克服沿途种种困难,为的就是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磨练坚强的意志品质。“纸上得来终觉浅”,在徒步中学会吃苦、感受成长,孩子们说,这是最好的社会实践,是受到的最有意义的红色教育。

  7月17日傍晚18时10分,“铁流千里考察队”顺利抵达石家庄,下榻河北师范大学。这群孩子们晒得皮肤黝黑,白体恤上也沾满了泥土,脚底磨出的旧水泡被新水泡覆盖,历经的19天旅程可谓艰苦卓绝,可你从他们脸上竟看不出一丝疲惫,一个个笑脸盈盈,朝气蓬勃。

  6月29日这天,考察队从江苏泗洪启程,每天早晨7点半准时出发,除了中午吃饭和短暂的休息之外,一直走到晚上20点,日均行进40公里。为了能按计划抵达目的地安排住宿,保证大家的休息,也为了不影响整体进程,孩子们不敢松懈,铆足了劲儿往前走。“每个人脚底板都磨了不知道多少个水泡,疼也忍着,走了几天也就习惯了。”15岁的小队员张义聊起这一路的艰辛,像个小大人一般云淡风轻。队里有16名男同学,14名女同学,虽然是女孩子,却没有受到特殊优待,大家统一着装,统一挎包,只带一套换洗衣服、洗漱用品、手机充电器和充电宝等必需品,和男孩子一起长途跋涉,同甘共苦。

  任谁都难以想象,每天头顶烈日,忍受酷暑步行至少七八个小时,这些孩子是怎么坚持下来的。可“铁流”队伍里没人叫苦,即便头一天身体不适,只要睡一晚缓过劲儿来,第二天肯定就要回归到徒步队伍中。还有疾风骤雨带来的考验,16日,队伍前往藁城的途中就碰上了突如其来的大暴雨,打着伞衣服也被淋透,挎包里都是雨水。队员们赶紧到就近的加油站躲避,谁料狂风大作,把一旁的铁架子瞬间刮倒,“嘭”的一声巨响,擦着身体砸到了脚边。这样的小插曲一路都在发生,可更多的还是枯燥又艰苦,日复一日的徒步旅程,队员们笑称这一趟堪比“变形计”,“这种苦都吃下了,以后还有什么苦吃不了!”

  其实“铁流千里考察队”不仅仅要按照预定路线完成徒步,他们还有着严格的组织管理制度,分工十分明确,设有总部、队部、对外联络部、财经委员会、安保、《铁流快报》社,其中外联部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内容,那就是每天都要安排一两个先遣队员乘车出发,提前到达驻地与当地政府或教育部门沟通,在食宿方面寻求帮助。这项工作对于从未走出校园、没有社会经验的孩子们来说难度可不小。“过程的确不都是很顺利的,被当场拒绝过,或者被当成骗子的情况也发生过。”

  除此之外,他们还有一项要务在身——找商家拉赞助。这些赞助资金或者物品,考察队或用于做公益,或捐助沿途贫困学生、贫困家庭,或到敬老院慰问孤寡老人,或看望老党员、老战士等等。这项任务更是难度升级,“曾经找到一家小超市拉赞助,可能是看我年纪小,没听我说完来意就直接拒绝了。”这样的“钉子”考察队一路上可碰了不少,一开始觉得很受挫,有的队员被拒绝后明显消沉下来,再去拉赞助时心里特别恐惧,甚至不敢开口。幸好沿途也遇到了许多热心肠,无形中给了孩子们许多鼓励,克服了心理障碍。“也是在藁城,那天我们想搭顺风车去拉赞助,在路边招了半天手,没有一辆车减速,直到一辆送快递的小货车停到我们面前。”这位司机大叔得知考察队的来意,毫不犹豫地就招呼孩子们上车。当时一位队员因为劳累身体不适,晕车得厉害,一上车就吐了,大家一下子就慌了,司机大叔看孩子们一脸窘迫,不仅没让他们打扫,下车时连一句埋怨的话也没有。

  抵达石家庄这天一早,队员们也赶紧按计划与河北师范大学联络寻求帮助。“特别感动,学校校办看过我们的介绍信,了解了我们的活动后,很快就帮我们安排了晚上入住的宿舍和食堂的晚餐。”河北师大主食堂里,陆续赶到的考察队队员人手一份餐食,大家有说有笑,终于卸下了一天的疲惫。

  今年已是这支“铁流千里考察队”徒步“考察”活动的第13年,每年定期在暑期开展。淮北中学位于江苏省泗洪县,始建于1941年,是、陈毅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军事家创办的一所抗日军政学校。基于淮北中学的红色背景,徒步活动主题也与红色教育相关。恰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,也为纪念原新四军老战士江彤同志百年诞辰,今年的“将红色基因代代传承,让老区儿女个个出彩”主题也就更具红色教育意义。

  由于活动行程远、时间长,每个队员进入“铁流千里考察队”前都要经过一番考察。而“铁流千里考察队”是面向学校高一学生开展的主题活动,起初有200多名学生积极主动地报名参加。为了预估学生是否有足够的体力走完全程,学校事先组织了为期3天的短程“试炼”,最终挑选出了30名队员。

  考察队坚持活动这么多年,每年徒步路线都不同,他们去过广西、福建、延安、井冈山等地,每次的行程都超过1000公里。但带队老师始终未变,他就是淮北中学高级教师、考察队的创始人陈经山。有人曾问过陈经山,坚持每年暑期带领三四十号学生徒步千余公里的意义何在?为何要“自讨苦吃”?陈经山总是这样回答道,“有人纵活千年,昨日与今日没有变化,今日也与明日没有不同,这样的生活没有意义。”而但凡历经了考察队磨砺的孩子,或多或少都能从中有所收获,有的性格变得开朗,不再畏惧与人交流,有的找到了学习的目标、生活的动力,有的开阔了视野,看到了更丰富的世界……

  从“铁流”的队伍里,也走出了许多优秀的人才。陈经山说,如今的孩子大多衣食无忧,娇生惯养,通过行走,他们学会吃苦,学会应对挫折,磨练了坚强的意志,培养了坚韧的品格。有许多前“铁流”队员毕业后自愿反哺母校,今年徒步队伍中的摄影师小许就是其中一位,他曾是“铁流”第九届队员,今年主动向母校提出愿意义务为考察队服务,全程跟拍录制“铁流”纪录片。还有毕业多年的“铁流”队员如今事业有成,经济实力雄厚,免费为考察队提供统一印制的服装……“读万卷书,不如行万里路。在考察队的一天,或许就等同于某些人的一年,只要能给孩子们带来积极的影响,那我们坚持徒步活动就是有意义的。”